新闻中心
你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风电“后平价”时代:海上风电成“最后一座山

作者:e胜博官网 发布时间:2021-01-01 03:49 点击:

  “经过30年的努力,中国的风电发展做到了从0到1的跨越。”在2020年初的中国风能新春茶话会上,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委会(以下简称“风能专委会”)

  根据国家能源局公布的数据,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全国风电累计装机2.23亿千瓦,稳居全球第一。其中陆上风电累计装机2.16亿千瓦、海上风电累计装机750万千瓦。

  实际上,中国不仅总装机规模达全球第一,每年新增装机量同样领跑世界,2019年,中国以26.2GW的新增风电装机位列全球首位,同时在陆、海的单一领域均保持装机领先。

  然而,中国作为全球第一大风电市场,这样的成绩并未达到最终目标。在国家碳中和目标已经确立的背景下,清洁、可再生能源——风电的进一步布局正当其时。

  2020年9月,中央高层公开表示,中国力争二氧化碳排放量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12月12日,中央高层在气候雄心峰会上进一步宣布国家自主贡献一系列新举措:到2030年,国内单位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将比2005年下降65%以上,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将达到25%左右,风电、太阳能发电总装机容量将达到12亿千瓦以上。

  对于风电,秦海岩曾多次强调其经济性:“实际上,我们现在使用风电不仅仅是因为清洁,更因为它便宜。”此前,远景能源高级副总裁田庆军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海上风电的平价是中国风电攀登的最后一座山峰,一旦登顶成功,中国风电发展在技术上一马平川、再无障碍。

  根据《关于完善风电上网电价政策的通知》,对于陆上风电项目,如2018年底之前核准但2020年底前未完成并网,或2019~2020年核准但2021年底前仍未完成并网,国家不再补贴;2021年1月1日及以后新核准的项目,全面实现平价上网,国家不再补贴。

  这就意味着,2021年,我国的陆上风电正式进入无补贴的平价时代。对此,市场大多对新能源“断奶”之后的盈利能力存有疑虑,但实际上,我国的陆上风电已具备平价条件。

  根据IRENA(国际可再生能源署)数据,2019年中国的平均陆上风电度电成本(LCOE)已经低至0.47美元/kWh,低于日本、法国、丹麦等国,过去10年,我国陆上风电度电成本下降了40%左右。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目前,除了少部分地区因为自然条件不具备风电开发条件或其他经济性考量外,从技术上来说,陆上风电实现平价并没有什么难度。”另一业内资深从业人员也表示:“从中东南地区到三北地区,明年基本上80%地区都会进入平价。”

  近期,秦海岩撰文对河南某风电场进行测算:在当前的技术水平条件下,当地风电场单位千瓦造价约7500元,此时项目的度电电价可降至0.3元/千瓦时,低于河南省的标杆上网电价(0.3779元/千瓦时)。“考虑到河南省中等偏下的风能资源条件,我国大部分地区的新建风电项目都可实现平价上网。”

  田庆军在第五届全球海上风电大会上也表示,通过一系列技术及行业管理的创新,目前三北地区度电成本在0.2元/千瓦时左右,中东南部在0.3~0.35元/千瓦时左右,基本满足开发商收益要求。

  风能专委会委员在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指出,对于可再生能源行业来说,平价时代的到来将彻底打开新能源行业的发展空间。过去由于可再生能源附加资金难以匹配新能源的发展速度,补贴拖欠造成的资金成本增加及现金流受限问题掣肘行业发展,“而平价时代彻底解决了这个问题”。

  业内人士认为,未来,通过风机大型化、机组轻量化、后期运维智能化等方式,风电行业降本空间依然巨大。

  金风科技产品与解决方案中心总经理助理王百方告诉记者,度电成本的下降主要依靠降低设备成本和提升发电效率两种方式,但对于风电行业来说,提升发电量是更为直接、有效及长远的降本路径。“可能从短期看,发电量的提升与设备成本降低相比微不足道,但从20年的全生命周期来看,发电量提升的效果就非常显著。”

  “发电量提升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塔筒的增高和叶轮的增大。因为更大的叶轮意味着更好的捕风能力,同时,叶片捕风效率及传动系的效率也要不断提升。”王百方表示。据了解,若风轮直径增加到原来的2倍,同样条件下风机的发电量将是原先的3倍左右。

  在这样的背景下,风电机组大型化趋势明显。根据风能专委会统计数据,截至2018年,2MW及以上机组在当年新增装机中占比从2009年的9%增长至96%,其中2018年,2MW机型在新增装机容量中占比50.6%,2~3MW(不含 3MW)机型占比31.9%。

  2019年,国内主流主机商大兆瓦机型出货占比继续提升。从3MW以上机组出货占比来看,由2018年的0.92%增加至3.1%;运达股份由2018年的0%增加至2.03%;而明阳智能则从2018年的0.92%大幅提升至15.11%。

  在海上风电领域,机型的容量竞争似乎更加激进。目前,东方电气已经推出10MW机组,也将其最大单机容量海上风机升至11MW。

  龙源电力原总经理谢长军曾向记者强调,5~6MW海上机组已基本成熟,但7MW及以上样机仍须经过几年的运行试验才能确保其可靠性。

  2019年,我国海上风电市场发展增速创新高,根据全球风能理事会(GWEC)数据,我国海上风电新增装机2.4GW,同比增长44.71%,占全球新增装机比重近40%,稳居海上新增装机全球第一。同时,随着我国海上风电市场的高速发展,预计2020年我国海上风电累计装机量将赶超英国和德国,位居全球第一。

  尽管如此,相比可实现平价的陆上风电,我国海上风电的降本工作仍然任重道远。

  记者了解到,《关于完善风电上网电价政策的通知》和《关于促进非水可再生能源发电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等文件,已经确认了我国海上风电行业的退补时间点:2021年为海上风电抢装的最后一年,2021年之后,海上风电的国补将退出。

  但事实上,2021年之后,我国的海上风电距离平价尚有距离。谢长军指出,我国海上风电要在近期实现平价上网并不现实,需要五年以内的过渡期。

  据了解,相比陆上风电,我国的海上风电好比刚学步不久的“幼儿”,虽然步子大,但不算稳当。

  “跟海上风电发展比较成熟的欧洲相比,我国在海风资源方面就存在差距,再加上复杂的海况因素影响,开发成本进一步升高,因此,中国的海上风电的平价不会一蹴而就,需要逐步实现。”田庆军表示,“2021年以后,中央财政将取消海上风电补贴,地方政府是否补贴海上风电尚未明确。实事求是讲,如果全部取消,短期内挑战巨大。”

  在这样的背景下,行业呼吁相关部门尽快落实海上风电电价政策,允许地方补贴接替国家补贴,逐步实施补贴退坡机制。

  伍德麦肯兹中国风电市场资深研究顾问李小杨表示,2021年后,地方补贴对于市场发展至关重要,根据伍德麦肯兹方面的预测,强有力的地方政策或将支持2020年~2029年新增容量提升133%。

  “海上风电平价是中国风电发展的‘珠穆朗玛峰’,一旦登顶成功,中国风电发展在技术上一马平川、再无障碍。”田庆军如是表示。

e胜博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