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你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草莽、亡徒与通缉犯:新能源首富的大败局

作者:e胜博官网 发布时间:2020-11-21 22:53 点击:

  半个月前,在晶澳科技义乌项目投产仪式上,靳保芳信誓旦旦地对外宣布:作为回归A股后的第一个募投项目,义乌项目对晶澳未来的发展具有战略性意义。

  但话音刚落,还来不及为这个新项目的落地运筹帷幄,靳保芳就被平度市监察委员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立案调查、留置。

  晶澳科技的前身是晶澳太阳能,是国内光伏组件头部企业之一,早于2007年2月公司在美国纳斯达克挂牌上市,2018年完成私有化退市后即与河北A股上市公司天业通联重组,2019年实现借壳登录A股上市。

  在火与冰的光伏产业,晶澳科技可谓历经千难万险才有了今日新能源明星企业的光环,而其背后的创始人靳保芳也借此登上了邢台首富的宝座。

  有意思的是,光伏新能源似乎从来就是一个生产“首富”的产业,彭小峰、施正荣以及后来的李河君,无一不是乘着新能源的东风信步踏来,借着资本的推动登上首富的榜单。

  不同的是,或许结局相似,但他们跌宕起伏、崛起与坠落的过程中,各有各的精彩。

  中国的煤炭首富诞生于山西,互联网首富发迹于杭州,而新能源首富的横空出世则缘起于欧洲。

  2000年前后,欧洲人提出了新能源的概念,德国、英国、波兰等发达国家都推出了自己的“可再生能源发展计划”。在此背景下,整个欧洲光伏市场的消费需求急剧膨胀,光伏产业开始迅速成为当时全球最炙热的新兴产业。

  那一年,37岁的江苏人施正荣带着14项太阳能技术发明专利回到了无锡。在一位当地领导的撮合下,他与无锡市政府达成了合作,成立了无锡尚德太阳能电力有限公司。

  此前十多年的时间里,施正荣一直在澳大利亚从事太阳能方面的科学研究,他的老师是2002年诺贝尔环境奖得主、“太阳能之父”马丁·格林教授。光鲜的背景、过硬的技术,加上政府的支持,日后轰动全球的光伏巨头就此从无锡太湖之滨起步。

  2003年,江西商人彭小峰坐上了飞往欧洲的航班,出于商人敏感的嗅觉,他早已察觉到各路资本对光伏产业的追捧的热度。彭小峰决定到光伏产业的发源地考察一番。

  2004年全球光伏产业全面爆发。德国重新修订《可再生能源法》,根据不同的太阳能发电形式,政府给予为期20年、每千万时0.45-0.62欧元补贴,随后西班牙、英国等欧洲国家相继颁布鼓励政策,欧洲光伏市场因此被点燃。

  中国光伏制造业开始登上舞台,无锡尚德更是一声不响地于2015年在纽交所上市,创始人施正荣也成功问鼎当年“中国首富”,还被誉为“中国光伏教父”。

  有了无锡尚德这个标兵,彭小峰认准了光伏在中国的商机,决定进入光伏产业。2015年,他带着全部身家,转战新能源,成立赛维LDK太阳能高科技公司。

  同样在这一年,河北晶龙集团实业有限公司的董事长靳保芳,也早已磨刀霍霍。他力邀中电光伏创始人之一的杨怀进,加盟共创光伏新能源事业。杨怀进曾是无锡尚德的创始人之一,在国内光伏产业亦属于拓荒者。

  在他的操盘下,晶龙集团与澳大利亚光电科技工程公司、澳大利亚太阳能发展有限公司三方合资,成立晶澳太阳能,是一家产业链条覆盖硅片、电池、组件及光伏电站的新能源企业。

  2007年2月,晶澳太阳能成功在纳斯达克上市,成为河北第一家在美上市的公司,靳保芳也因此成为邢台首富,还在当年被评为“河北十大经济风云人物”之一。

  2007年也是彭小峰的巅峰之年,江西赛维登陆纽交所,成为当时中国企业在美国单一发行最大的一次IPO,并在胡润百富榜问鼎江西首富。

  2005年,在资本的追捧下,尚德共募集8000万美元,成为2005年的私募之最,无锡尚德也在政府的支持下完成了私有化,原先占尚德股份75%的国有股获益十几倍后相继退出。

  当年12月,尚德电力成为中国大陆首家登陆纽交所的民营企业,无锡尚德登陆纽交所时一共拿到了4亿美元融资,尚德也因此被外界誉为“光伏界的微软”,施正荣也以23亿美元的身家,荣登中国新首富。

  2007年江西赛维赴美上市时,年仅32岁的彭小峰,以身家400亿登上胡润中国富豪排行榜第六名,创下了“赛维资本神话”。

  大佬们的创富故事,吸引着各路热钱蜂拥而至。江浙、广东地区,光伏业热到了连卖袜子、卖服装的土豪老板都转行进入,甚至许多家庭买上两三台线切机,再买来几根单晶硅棒,切成片就开卖。

  巴菲特说过:别人疯狂时我恐惧。一个产业热成这样,绝对不正常,市场在酝酿风险,随时可能洗牌。

  彼时的靳保芳56岁,经过大风大浪的他,在感受到资本的狂热之时决定出去走一走。他在2018年上半年去往南方各地,对如火如荼的光伏产业进行考察和重新审视。

  登上“神坛”的彭小峰选择了一条激进扩张的道路。他曾一口气买下数千万美元多晶硅片生产设备,只用一年多就占领了全国多晶硅市场产能的80%,2008年更是投下120亿资金,在新余建设世界单体最大的硅料项目,号称要建设三个独立的5000公吨生产线万吨硅料。

  但过快的扩张让江西赛维背上了沉重的资金压力,一旦企业遭遇行业震荡或者资金流动性危机,一颗雷就会引爆。

  登上首富宝座的施正荣,更是大胆推行疯狂扩张的政策,扬州、扬中、洛阳、无锡、上海,多个生产基地的扩建项目同时推进,计划在2009年达到1400兆瓦的产能,力争2012年达到5000兆瓦产能。而事实上,2008年第四季度,无锡尚德的库存总额已经高达2.319亿美元。

  经济的发展或萧条、企业兴盛或衰落、股市繁荣或崩溃,一切都周而复始。但往往,盛极而衰总在人们措手不及的时候发生,三个光伏大佬的命运,也正在朝着不同方向演进。

  2008年8月,从南方考察回到公司的靳保芳做出了一个让人抓狂的决定:甩货。

  他召集集团所有中层干部开会,宣布要把所有的原材料和产品,哪怕降价也要全部甩出去,一点库存都不留。

  这个看似疯狂的决定,让所有人大吃一惊,要知道那时候晶硅片的价格正是疯狂上涨的时候,当时晶龙太阳能产量居世界第一的单晶硅,一片6英寸硅片能卖到60元。

  这年9月,光伏市场价格开始下行,进入10月愈加明显,单晶硅片从每片50元一路跌到30元。

  无锡尚德经营的光伏产生链条中的最后一道组装工作,其部件为全球采购,其他工序为外包。在欧洲国家纷纷推出新能源补贴政策、市场需求旺盛时,无锡尚德与硅片生产厂商签订大量的订货合同,来提前锁定价格。但随着硅片价格下降,这种做法严重加重了无锡尚德的亏损。

  尽管没有直接摧毁无锡尚德,但无形之中将它的生存危机提前。2010年的前三个季度,尚德电力净利润亏损额高达1.2亿美元,只是依靠第四季度,一笔计提的2.5亿美元基金投资收益,才大幅拉高了全年的利润水平,使得全年净利润达到2.6亿美元。

  如果2008年的金融危机和产能过剩让国内光伏产业遭遇重创,那么三年之后欧美国家发起的“双反”调查,则是直接将国内光伏产业推向深渊。

  随着欧美“反补贴、反倾销”的双反调查的开展,无锡尚德的业绩受到重创:2011年,营收、毛利双双下滑;2012年上半年平均每天亏损1000万元。

  最终,在经过企业内斗、政府介入等系列狗血剧之后,无锡尚德向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了破产申请。多年以后,无锡当地国资企业再次进驻,准备收拾烂摊子。

  其2011年三季报便显示,其负债已达27.47亿美元,负债率高达227%,不得不裁员和出售资产“断臂求生”。投资120亿元兴建的全球最大的多晶硅厂,待到项目完工时,硅料价格已跌去近九成,资金链濒临断裂。随后,裁员、债务等一系列问题令赛维积重难返。

  彭小峰离开赛维,留下一地鸡毛。当地政府花了数年时间收拾烂摊子,赛维最终走向了破产重整。

  在江西赛天文数字的债务包中,有供应商的欠款、工程商的欠款,巨额的电费、水费、气费以及其他单位及个人的各种欠款,而最为庞大的则是12家银行高达270亿元的债务。

  2012年11月22日,创始人彭小峰被免去江西赛维董事长和总经理职务,赛维从此走上了长达6年的破产重整道路。

  彭小峰和江西赛维的遭遇,也是中国光伏产业发展的缩影。光伏产业的境遇自此急转直下、风雨飘摇,国内大大小小上万家企业数月之间骤减至千家左右。

  沉寂一段时间之后,曾经的“江西首富”再次卷土重来。彼时,互联网金融的风潮火遍全国,大有当年光伏产业的兴盛之势,彭小峰将互联网金融嫁接在新能源产业之上,推出了投融资中介平台——绿能宝。

  在理财端,绿能宝打出了租赁阳光,储蓄未来的口号,一度还得到了史玉柱等人的站台与支持。2016年1月份,绿能宝母公司SPI在纳斯达克主板上市,经历过大起大落的彭小峰又再次创造了属于他的辉煌。

  但好景不长,还没有安稳几年,当金融去杠杆的呼声响起、互联网金融行业的潮水褪去的时候,彭小峰又走到了人生的转折点。这一次,他却再也没有爬起来。

  2018年随着p2p雷潮的爆发,绿能宝也随即出现兑付危机,出现了逾期的现象。兑付压力之下,彭小峰因无力偿还债务而选择出逃美国。

  2018年8月,绿能宝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立案。彭小峰被批捕,也因此成了通缉犯。

  在无锡尚德破产之后,施正荣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他的光伏时代随之远去。直到2017年,他又频频现身在与新能源相关的各类活动中。

  据媒体爆料,早在1993年,他就加入了澳大利亚国籍。而在无锡尚德破产之前,他已通过眼花缭乱的关联交易,将上市公司大量财富转移到自己名下,而后远赴澳大利亚,保留了东山再起的本钱。

  再说靳保芳。经历过多次洗礼的晶澳太阳能,私有化之后,又再次借壳在国内上市并更名为晶澳科技。

  2020年前三季度,晶澳科技实现营业收入166.95亿元,同比增长24%;实现归母净利润12.91亿元,同比增长85%。

  只是没有想到,他背后的掌舵人却突然被查。而等待靳保芳的,有可能是牢狱之灾。

  你可能不知道,彭小峰、施正荣、靳保芳只是中国光伏产业的三个典型代表,放在中国新能源的版图上,曾被冠以“首富”之名的远不止他们三人。

  协鑫集团创始人朱共山,被誉为中国新能源之王,2011年以财富160亿元成为新能源行业的首富;苗连生,英利新能源有限公司创始人,主导创建了中国首条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多晶硅太阳能产品示范生产线;李河君,汉能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兼,2006年开始转向投资薄膜光伏,2014年、2015年分别以870亿和1655亿人民币的个人财富两次蝉联《新财富》中国大陆首富。

  但他们的故事大同小异,不过时地和因缘的细节略有出入。在一个为钱而躁动的时代,企业家在资本的催化下短短几年间从无到有,快速催化出一个又一个新产品,然后谋求上市变现,把一个原本需要数十年沉淀的产业变魔术一样转化成车间流水线简单的作业,这种拔苗助长的增长模式又能经得起多长时间的考验?

  大浪淘沙终为炮灰。是这个时代造就了新能源首富,还是新能源首富辜负了激荡的时代?这可能是一个永远也找不到答案的问题。

e胜博官网